00525 回家(第十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当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1

00525 回家(第十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你和那个恶灵,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想逃离纽约市,我们被巫师会和女巫社追杀,所以……”乔治看向陈曌,说到底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陈曌。 如果不是陈曌的话,他们现在也不会变成过街老鼠。

当然了,现在只剩下乔治一个。 金连个台词都没说,就直接被陈曌捏碎了。 不愧是消灭了大父的人,果然是手段可怕,而且出手狠辣。

“那么你们为什么要一百万美元?”“我们看上了一栋房子,打算在那里栖息,我们已经通过网络预购了那栋房子。 ”“怎么预购?”“利用这两个人的身体。

”这两个恶灵,把这两个驾驶员害的真惨。

估计这次事情后,哪怕路易斯.克雷莱姆不惩罚他们,他们的工作也保不住。 陈曌把乔治的话重述了一遍给路易斯.克雷莱姆。

“你要消灭他吗?”路易斯.克雷莱姆问道。 “不然呢?留着他干什么?”陈曌看向乔治,乔治吓得转身就想逃。 可是老黑已经一把掐住了乔治,陈曌带着几分笑容。

乔治虽然是恶灵,可是他同样看不到老黑。

“不要想着逃,没用的。 ”“我想要他。 ”路易斯突然说道。 陈曌诧异的看向路易斯.克雷莱姆:“你确定?”“我要雇佣他。 ”“雇佣他做什么?”“你知道的,我有很多竞争对手。

”路易斯.克雷莱姆直言不讳的说道。

陈曌看向乔治:“你觉得呢?恶灵先生。

”“是的是的,我接受,我接受那位先生的雇佣。

”乔治现在根本就别无选择,要么接受路易斯.克雷莱姆的雇佣。

或者是被陈曌捏死。

毫无疑问,当然是选择被路易斯.克雷莱姆雇佣。

“不过,你确定能和他沟通吗?”陈曌问道。

唰唰唰——一支彩笔在玻璃上写下一行字。 “你好,boss。 ”路易斯.克雷莱姆非常的满意:“你看,这不就解决了吗。 ”“好吧,你高兴就好。 ”路易斯.克雷莱姆既然愿意,他也不反对。 “不过,他们什么时候能醒过来?”陈曌问道。 “不知道……一般要睡一天左右吧,那个也许更久。

”乔治用字回答道。

他说的那个是被陈曌踢了一脚的那位斯登先生。

“那么你会驾驶飞机吗?”陈曌又问道。 “……”乔治。

“……”路易斯.克雷莱姆。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没有飞行员是吧?”陈曌又开始变的暴躁起来:“谁能告诉我,现在怎么办,乔治先生,你最好给我想到解决的办法,不然的话!”“boss,救我。

”“陈,别紧张,我会开,虽然只开过滑翔机。

”路易斯.克雷莱姆说道。

“……”……陈曌发誓,下次出远门再也不坐飞机了。 虽然最后他们还是安全着陆了。 可是这种险象环生的感觉非常的不好。

路易斯.克雷莱姆一边开飞机,一边询问地面的部门,问他们怎么开飞机。

反正陈曌当时是直接让谢莉尔和尤拉背上了降落伞。

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就直接先让她们跳伞逃生。 陈曌是逃离机场的,他是再也不想和飞机再扯上关系。 “法丽,我回来了。

”“亲爱的,在纽约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吗?”“感觉一点都不好。

”陈曌说道。 “看起来你又遇到了什么事情了,是吗?”“也没什么,就是一个恶灵带着一群小弟来找我麻烦。 ”“呵呵……然后呢,那个恶灵现在呢?”“当然是被我干掉了。 ”“我就猜到是这样的结果。 ”法丽笑着说道,她对陈曌还是非常信任的:“晚上等我回家,我为你庆祝平安归来。 ”“好。 ”陈曌伸了伸懒腰,几天没碰法丽,他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哥哥,你在开车的时候,双手能不离开方向盘吗?”“没关系,我的技术还是很好的。

”“不是因为你的技术,你看一下窗外。

”莎兰!这个阴魂不散的女警。

此刻她正骑着一辆警用摩托,正对着陈曌做手势,示意陈曌停车。

陈曌很无奈的将车靠在路边,张开双臂。 “哈哈……莎兰,我们真有缘,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知道我刚回洛杉矶,特意在这里迎接我的。

”莎兰挡住陈曌不怀好意的拥抱:“给我严肃一些,我现在怀疑你危险驾驶,把你的证件拿出来。

”“不需要这样吧。

”陈曌苦涩着脸看着莎兰:“我帮你向大卫说说,让你调去他的队伍去。 ”“fu**,你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那两个是我的妹妹,在她们的面前,能给我一点尊严吗?”“两位小姐,希望未来你们不会学这个混蛋这样,记得遵守交通规则。

”莎兰不留情面的说道。 毫无意外,陈曌又收到了一张罚单。 重新回到车上,陈曌看着尤拉和谢莉尔。

“尤拉,你想妈妈了吗?”“你是不是想赶我和谢莉尔走?”“额……没有,绝对没这回事。 ”“如果你有这个想法就直接说,我也不是不知道分寸,我会回妈妈的身边,再也不理你了。

”陈曌的脸颊抽了抽:“当我没说,什么都没说过。

”对于她们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怎么玩都不可能玩的够。

只是,要想和法丽过二人世界是不可能了。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法丽比他们更早回家,早早的就准备好了迎接他们的晚餐。 晚餐过后,陈曌直接宣布:“你们两个今晚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说着,陈曌拉起法丽就直接回了卧室,反锁上门。 “法丽,想我了吗?”“嗯……”法丽热情的回应着陈曌。 陈曌直接撕开法丽的衣衫,在法丽的身上发泄着这几日的积欲。 酣战几番后,两人稍做休息,坐到阳台上,欣赏着明媚夜色。

“你去纽约,都没给我带礼物吗。

”“啊……有。 ”陈曌忘了,真忘记了。 脑子飞速的运转起来,怎么办,怎么办?突然,陈曌想到了那把从大父那里得来的战利品,那把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