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鬼嫁,霸道冥夫太撩人顾泊南,夏玲珑阅读
当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5-15

《玲珑鬼嫁,霸道冥夫太撩人》作者是胭脂芸,男女主角是顾泊南,夏玲珑的小说,玲珑鬼嫁,霸道冥夫太撩人讲述了:她被父亲嫁给病秧子,洞房花烛夜病秧子死了,家族要逼她活埋合葬。 (男女身心健康。 )母亲去世,她回家奔丧,但却被父亲逼迫嫁给隔壁村的病秧子,她不从,打伤了病秧子逃跑。

但是事后却被通知病恹子死了,她被扣上了杀夫罪,家族把她绑了,要将她与病秧子一起合葬……推荐完结老书,(夜嫁阴缘,鬼夫大人要出棺)精彩章节一猜一个准啊?我是不是应该推荐他去买个彩票?没准明天就成了百万富翁了!!“咦,不对吧?那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我记得他好像是叫过我的名字,可是我没有告诉过他我的名字吧?那他怎么知道的?这东西都能猜?他乌黑的眼眸深沉的望着我,眼眸动了动:“我听到你们家家人这样叫,所以记下了。

”“所以我感觉我回家的路上一直有个人跟着我,那个人就是你?而且我在我家走廊上见过你一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走廊?”我一个没忍住,把心里的困惑全部都问了出来。 他眉头微拧,干脆的回答,“你眼花了。 ”“……”这算是回答了我还是没有?眼花?如果那天在我走廊上见到的那个男人不是他,那为什么我一直觉得他眼熟?就是他!我很确定没有眼花!除了眼熟之外,我还有另外一种感觉,一种……很久之前就认识他的感觉。

好像是在梦里,又好像是在现实。 虽然我不知道那种感觉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总之就是一直存在。

见我陷入了沉思,他曲起手指在我额头上敲了一下,硬生生的打断了我的思路。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走?一会儿夏老大带人来了你就走不掉了。

”被他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来自己得必须离开。 可是现在没钱了啊……连路费都没有了……“你有钱吗?可不可以借一点给我?”我厚着脸皮问道。

他微微挑了一下眉凝视着我,一眼就看穿了我的窘迫,“你的钱被夏老大抢了?”他用了这个‘抢’字!不知道是他太了解我还是太了解夏老大,居然形容得这么淋漓尽致!对的,就是被他抢了!我用力的点头,差点没把脑袋甩掉。 “对对对,所以现在我们已经没钱了。

”“不,是你没钱了。

”他很认真的纠正了我的说法。

我嘴角抽了一下,眼巴巴的望着他:“那你有钱吗?”“冥币你要吗?”他笑容可掬的回视着我。

明明他就有一张可以倾城也可以倾国的脸,明明他笑起来是那么的让人神魂颠倒,可是为什么,我就这么想揍他?“你留着自己慢慢享受!”我磨了磨牙齿崩出了这句话!见我生气了,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我刚想甩开,手心一凉,手中多了一张银行卡,而且还是一张VIP金卡!他含笑望着我,目光隽黑清亮:“密码……201314!”我老脸一红,瞬间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个……我们刚刚认识我就拿你的钱,是不是不太合适?”其实我的内心已经无比的窃喜了,金卡哎~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就连密码都这么闷骚,太有个性了!没想到这还是一只有钱的鬼,赚大发了!顾泊南很赞同的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卡里也没有多少钱。

”“……”我脸上的笑意僵住了,为毛有一种被人耍的感觉?“没有多少钱是多少钱?”“恩……两百块!”“……”两百块的VIP金卡!!“你……”我磨了磨牙齿,莫名的想咬他。

“你不要可以还给我!”他手一伸就想拿回去。 我慌忙避开了!两百块也比没有的好!至少这点儿钱也已经足够让我回到县城了。

我把房给退了,然后拿着退了的五十块钱押金给顾泊南买了一把黑色的伞。

他毕竟受伤了,外面艳阳高照,他肯定是受不了的。 到了高铁站以后我又犯愁了,他都没有身份证,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给他买票!正在我为难之时,他告诉我,他是可以隐身的……就这样,我们买了一张票,然后就顺利的上了车。 三个小时以后顺利下了高铁,回到这个熟悉的城市,我的心情是很惆怅复杂的。

曾经在这里的无数个日子里,我一直都在期盼着和我的母亲以及妹妹相见。 可是从今以后,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们了。 我调整了一下心理状态以后给夏雨打了一个电话,夏雨是我堂妹,不过她爸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去世了,她跟着她妈妈住在城里。 我现在没钱了,回来以后得打个电话问她借一点,要不然就麻烦了。

电话刚刚打通,听到我的声音她就哭了,我心中一紧,赶紧问她怎么了。 她说她妈不知道怎么了,最近总是一到半夜就拿刀杀她,她现在都被吓得不敢回家了。

听了这个以后我也是心中一紧,也顾不上怎么回事,反正先过去找她看看再说。

我和顾泊南是在医院里找到夏雨的,她的手臂被她妈给抓伤了,伤口一直在发炎腐烂,医生也看不出什么。

“你确定你这伤口是人抓伤的?”顾泊南淡淡的扫了一眼她的伤口。 夏雨斩钉截铁的点头,“没错,这就是我妈用她的指甲抓伤的。

”那伤口看着乌黑发紫,就跟毒蛇咬了一样,而且还在冒着蓝色的泡泡,看得我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如果不是夏雨一定坚持说是她妈抓的,我真怀疑这是被僵尸抓的。

想到僵尸两个字,我心里忍不住咯登了一下。 不会真有僵尸吧?我抬头看向顾泊南,正好撞见他眼底的寒意,与我对视的时候,他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尸毒!”尸毒?我看了一眼一脸茫然的夏雨,一把将顾泊南拉出了病房门口。 “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她中了尸毒!”“可是她是被她妈伤的,难道她妈是死尸?”不可能吧?上个月我还见过婶婶,活得好好的!“也许她妈妈不是死尸,但她妈妈一定中了死尸的毒。 而且已经到了高度,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变成真的死尸。

还有你堂妹,也会变成死尸!”“那你知道怎么救她们吗?”他冷峻的脸上沉吟了片刻,一抹笑意飞快地掠过唇角,“叫声老公告诉你!”“……”都这个时候了他也不忘记坑我?我看了一眼房间里的夏雨,内心有些挣扎。

这声老公叫出去,我的脸往哪儿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