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保镖:龙潜都市2265,第2265章 警察上门
当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6-11

另类保镖:龙潜都市2265,第2265章 警察上门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到时候警察如果找来,你记得我告诉过你的,就说你什么都不记得,问什么都不要承认,即使他们追问我和你的关系以及我的下落,你也只需要说我是你的保镖,别的没有任何的关系,然后你也不知道我去了哪里,因为你仅仅只是我的雇主,而我已经向你提出解除这种雇约的关系,你对我的情况也并不了解。 也不需要害怕什么,你什么都没有做,他们不能拿你怎么样。 现在最大的威胁已经除去了,长海社可能会内乱一阵子,而你和你父亲最好是利用这段时间,像你所说的那样,立刻离开临义县去往米城,毕竟麻丰野仁还在,他对于你的安全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但是他现在应该忙着去夺权去处理剩下的事情,所以暂时应该不会对你们有什么样的影响,但是等长海社的局面稳定下来,一定还会反扑,所以为了安全考虑一定要尽快地离开。 后面的事情,你不需要考虑太多,记住,不管是公司还是新义社,没有任何事情能跟你的安全相比,我也已经给你做了一个规划,关于公司那边剩下的事情,都可以委托给下面的人去做,甚至于只要井田社长一出来,你就可以立刻带着他走人。 非常的抱歉,因为这样的意外,没有办法继续陪伴和保护你,但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我的朋友,我的妹妹,你要记住我说过的话,没有人可以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保护你,你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总有一天你要学会自己走,现在也许是最好的去开始的机会。 很感谢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光,你非常的单纯和善良,和你在一起也有着很多快乐的回忆,我也会把你放在心里,以后也许还会有机会再见面,等到我找回记忆,有机会我会回来看你,你多保重。 ”这一封信下面还有一页纸,叶凌天在上面清楚地写着关于公司剩下的工作安排,非常的细致,甚至于哪一项工作交给哪个人更可靠他也都标注了出来,由美子只要照着做,那随时离开都不是问题。 他在临走的时候也没有忘记最后帮由美子完成这些事情,只是,这也成了他为由美子最后做的事情。 由美子看着叶凌天的字迹,泪水一点点地模糊了纸张,她之前一直在担心,叶凌天确实是杀了龟岛山狗,而且,有麻丰野仁可以作证,所以等于是事实摆在眼前,叶凌天到底要如何逃过接下来警察的调查,但是叶凌天说了叫她不要过问他自己有办法,她就相信了他,却没有想到,他的办法是一走了之。 由美子其实心里也知道,这也是唯一的办法,龟岛山狗的死足以在临义县掀起一场地震,整个临义县的帮派都要面临一想大洗牌和彻底的动荡,迫于事态发展的影响,警察是一定要追究到底找出凶手的,不然的话没有办法去进行交待。 就算是叶凌天,他能够打赢很多人,可是这事情却不是用拳头用武力就可以解决的,他孤身一人根本没有办法和一个国家的执法系统去进行抗争。 可是,一想到叶凌天就此离开,由美子还是心如刀割,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分别,一想到昨天晚上甚至于到刚刚,她都还沉浸在幸福之中,还在那幻想着到米城以后如何开始新的生活,而一转眼这所谓的幸福就成了泡影就通通破灭,叶凌天走的时候她甚至根本一无所知,一想到这些她就只剩下难以忍受的痛苦。 “为什么,你明明说过,永远都拿我当朋友当妹妹,难道连这说过的话也不算数吗,我已经不要求什么了,只是做你的朋友你的妹妹只要能够在你身边,就这都不行吗?你明明没有找回记忆,为什么非要着急离开我?就算是要逃走你告诉我我可以跟你一起亡命天涯,为什么非得要是离开我?”由美子抱着床上叶凌天用过的枕头,一直不停地哭着。

稻田米酒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慰她,只能叹息着帮她把门带上,让她一个人独自去发泄。

但是,没过多大一会,她又匆匆地上楼来推开了门,慌慌张张地说着:“小姐,外面来了好多个警察,开着警车,说是要逮捕山田忠野,是不是就是我们那位保镖先生啊?而且,说他是杀人凶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那些警察就在门外,说是把整个别墅都已经包围了,再不开门让他们进来,他们就要闯进来了。 怎么办啊?”稻田米酒听到说杀人凶手,也已经是彻底的慌了,害怕的不行。

由美子已经哭得累了,这一会她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该来的总要去面对,她必须要去应付好警察,才能尽可能地保护好叶凌天。

由美子站起来,非常果断而冷静地说道:“稻田阿姨,我先去洗把脸,马上就下去,你如果害怕就暂时不要开门,告诉他们我马上过来。

然后,记住了,不管他们问你什么,关于我和忠野昨天晚上的事情,你都一律说你不知道,就说你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

”真正到了要紧的关头,而且没有了叶凌天,由美子意识到她必须迅速地脱离对他的依赖,让自己成长起来了,一想到这个念头,她觉得鼻子又是一算,眼泪差点又要落下,但是硬生生强忍住了。 底下那么多警察戒备森严地在等着,稻田米酒不可能拖延太久,她必须赶紧冷静下来收拾好下去。

稻田米酒看着由美子像是一下子忽然变了一个人,也是非常的吃惊,然而时间根本不允许她有更多的反应,外面警察的声音又在高喊着催着她们开门,她只能是胆战心惊地匆匆下去应付。 由美子强忍着心痛,最后看了一眼那封信,把叶凌天所说的安排公司的事情牢牢记住,然后把整个信拿到自己的卫生间里撕碎以后扔到马桶里冲走。 随即简单地重新洗把脸,因为她刚刚痛哭过,眼睛还是红肿着,这样子下去难免会引起警察更多的怀疑。

为了保险起见,由美子还有检查了一下,昨天她换下来的带血的衣服还有叶凌天的,都已经找不到,一定是被叶凌天带走了,他之前就说过他会处理掉免得给警察留下把柄,显然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甚至于稻田米酒也说过,他连底下客厅这些地方都打扫过,他做事情那么细致,绝对不可能留下任何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