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老龄化:冲击与焦虑
当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6-08

少子老龄化:冲击与焦虑

文/胡澎  日本是世界上少子老龄化现象最为严峻的国家之一,早在20世纪70年代少子老龄化已初露端倪。

1970年,日本总和生育率降至,低于人口替换水平的,当时并未引起政府的足够重视。 直到1989年总和生育率降至时,朝野上下才深感震惊,因此有“冲击”之说。

  之后,针对少子化的对策纷纷出台,但为时已晚。 新一代日本人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都发生了显著变化,晚婚、不结婚、不生孩子甚至不恋爱的人逐年增加,一辈子独身的人数也在增长。 日本年轻人似乎对于政府出台的鼓励生育政策和育儿政策并不买账。

另外,社会环境和职场环境存在诸多问题,不利于女性边工作边育儿。 因此,近年来的总和生育率一直处于的低位。 到2018年,新生儿数量已连续3年不足100万人。

  日本在20世纪70年代进入老龄化社会。

但让日本人真正感到老龄化社会到来的是日本女作家有吉佐和子,她在1972年出版的长篇小说《恍惚的人》里描写了一位患阿尔茨海默症的老年人。

该书出版后引发了整个日本社会对老年人、晚年生活的关注。

从那时起,日本政府开始制定针对老年人的政策,并采取多项措施应对老龄化。 但日本社会衰老的脚步非但没有停止,反而越走越快。

  如今,日本已进入了65岁以上老年人占日本总人口%的超老龄社会。

在日本,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老年人的身影,老年出租车司机、老年售货员、老年餐厅服务员比比皆是。

因年轻人流向大城市,一些地方经济衰退,学校关闭,商店、街道冷冷清清,特别是一些偏远地区的山村、农村、渔村少子老龄化异常严峻,甚至面临“衰亡”的命运。

  当今世界有不少国家存在着少子老龄化现象,但日本的少子老龄化出现较早,发展程度较深,对日本社会发展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更大。

日益严峻的少子老龄化对日本人的思维方式造成较大冲击,并引发了全社会的焦虑。 日本的媒体经常对老龄化现状进行连篇累牍式的报道,关于人口问题的书籍大量出版。   2025年,战后第一次婴儿潮出生的“团块世代”(专指1947年到1949年之间出生的日本人)将全部成为高龄老年人,由此引发的社会保障、护理等一系列问题被称为“2025年问题”。   如今,对自己的未来乃至日本的未来忧心忡忡的日本人不在少数。 近年来,日本政府出台制度,鼓励企业继续雇用65岁以上的员工。

安倍政府甚至希望打造一个“终身不退休”的社会。

这似乎意味着一大批兢兢业业工作了数十年的日本人到了晚年也很难得到国家的照顾。

  养老护理机构和养老护理人员缺乏,很难满足老年人的养老需求,越来越多的日本人产生了各种忧虑:担心自己将老无所依;担心老年人口不断增多,养老金、老年医疗支出不断增大,但缴纳社会保险的年轻人却在减少,将来日本的社会保障体系还能否正常运转;担心少子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匮乏会制约日本经济的发展;担心年轻一代不结婚、不生孩子会加剧日本老龄化的进程,令日本前程暗淡。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来源:2019年4月1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第8期《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