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好词好句摘抄(2)
当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8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好词好句摘抄(2)

  7、保尔纵身一跳,一只手攀住栅栏,爬上去,翻身进了花园。 他看了看那座隐现在一片树木后面的房子,便向凉亭走去。 凉亭四面光秃秃的,夏天爬满凉亭的山葡萄不见了,现在一点遮挡都没有。

  8、保尔跳了起来。

他知道苏哈里科是机车库主任的儿子,阿尔焦姆就在他父亲手下干活。

要是现在就对准这张虚胖焦黄的丑脸揍他一顿,他准要向他父亲告状,那样就一定会牵连到阿尔焦姆。

正是因为这一点,保尔才克制着自己,没有立即惩罚他。

  9、保尔是最后一个。

他坐在地上,眼前的一切,把他完全弄糊涂了。

连多林尼克都放走了,他一下子竟弄不明白。 简直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些人都放走了。 但是,多林尼克,多林尼克……他说是夜里上街被捕的……保尔终于懂了。

  10、朱赫来两个箭步,蹿到他们跟前,他抡起拳头,朝押送兵的头上打去。

紧接着,那个家伙的脸上又挨了两下铅一样沉重的打击。 他松手放开躺在地上的保尔,像一只装满粮食的口袋,滚进了壕沟。   11、在最后一分钟,他才骤然想起口袋里的手枪。 等他们走过去,朝这个端枪的家伙背后放一枪,朱赫来就能得救。

一瞬间作出了这样的决定之后,他的思绪立即变得清晰了。 他紧紧地咬着牙,咬得生疼。   12、戈卢勃上校老爷是个美男子:黑黑的眉毛,白白的脸,只是由于狂饮无度,脸色白里透着微黄,而且嘴里总是叼着烟斗。 革命前,上校老爷在一家糖厂的种植园里当农艺师,但是那种生活寂寞无聊,根本不能同哥萨克头目的赫赫声势相比。

于是,这位农艺师就乘着浊流在全国泛滥的机会,浮游上来,成了戈卢勃上校老爷。   13、黑暗吞噬着牢房的每一个角落。

令人窒息的不安的夜降临了。

思路又转到吉凶未卜的明天。

这只是第七夜,但是却好像已经熬过了好几个月。 睡在硬邦邦的地上,全身疼痛不止。 仓库里现在只剩下三个人了。

老头躺在板床上打着呼噜,就像睡在自家的热炕上一样。 这老爷子对眼前的处境满不在乎,夜夜都睡得又香又甜。 酿私酒的老太婆被警备司令哥萨克少尉放出去弄烧酒去了。

赫里斯季娜和保尔都躺在地上,离得很近。

保尔昨天从窗口看见谢廖沙在街上站了很久,忧郁地盯着这座房子的窗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