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帮办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当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2

第202章 帮办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罗帮办,人我带了回来。 ”回到警局,戚沙展就领着叶景诚来到cid的办公室,并走向其中一张摆有帮办铭牌的办公桌。 原本埋头处理文件的帮办,抬起头先是无视叶景诚,向戚沙展问道:“有没有什么发现?”“我在他的办公室找到这包东西。 ”戚沙展讪讪掏出那套白色粉末进行交代,过程中还转头看了叶景诚一眼,几分隐晦神色从叶景诚的角度轻而易见。 眼前这个帮办叫做罗大卫,喝过几年洋墨水。 如今的年龄只有二十七岁,相对帮办一职绝对是年轻有为。 不过在戚沙展这种‘没文化’的下属看来,如果罗大卫不是喝过几年洋墨水,可以把二十六个字母认清。 单以他的资历和能力别说是沙展,可不可以从军警升到便衣都是个问题。

“阿超,过来录一份口供。

”罗大卫对一名便衣呼喝道。 他就是这么‘不畏强权‘,只要是有涉及的案件,管你叶景诚是不是公众人物。 “来了,罗私r。

”阿超拿着记事板走了过来,样子鬼头鬼脑的,一看就是趋炎附势的人。

“叫什么名字?”阿超搬了张木椅过来,不过并不是用来坐的,而是一只脚踩在上面,几乎是鼻孔朝天的进行审问。

“叶景诚。 ”叶景诚口气不冷不淡,而且还是有问必答,“性别。

”“男。 ”“身份。

”“商人。

”……一些简单的问题过后,罗大卫推阿超,亲口问道:“这包东西你要怎么解释?”原本一直很配合的叶景诚,给出的反应就是嘴角扯了扯,然后就是一阵冷场。

“你哑的?罗私r问你话呢。

”阿超狐假虎威道。

掏了掏耳朵,叶景诚视若无睹说道:“我没进错地方吧?这里是cid房还是毒.品调查科?”“调查科对付的目标都是大毒枭。

除非你已经到了那个范畴,不然这件事我们cid都有权管。

”罗大卫本身的脸就够臭,再难看起来比狗.屎还丑。

“那你还是叫他们过来查我吧。

”叶景诚欠揍的说一句。

“你!!!”罗大卫一拳砸在桌子上,‘嘭’的一声顿时吸引整个办公室的警员,不过对于这种见怪不怪的情况,他们遥望了一眼就继续手上的工作。

“罗私r。 要不要拉他进房?”戚沙展附在罗大卫耳边问道。 罗大卫转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就像看谁都不顺眼一样,戚沙展打消疑虑道:“你放心,我不是第一天当警察,有什么事我一个人背锅。

”“记得醒目一点,找些东西垫一垫,免得给人看到他的伤口。 ”罗大卫没有正面回答,只是从他这番话已经默认这种做法。 他敢不问缘由就开始拷问,除了因为有人帮他背黑锅。

更是因为财帛动人心。

叶景诚的底细他清楚,大半年前才从大陆走难过来,到现在已经有上亿的资产。 不过再有钱有什么用,他自身没有足够的保护手段,还不是一只待宰的肥羊,有着将他剪毛割肉的手段大有人在。 虽然他不属于其中的一份子。 不过这份间接的利益已经足够他提早退休,他怎样升到帮办这个职位别人不知道,难道他自己也不清楚吗?再继续在警界逗留。 不说有没有升职的机会。

就以他背地那些不干净的手段,廉政公署的人迟早会找上门。 从海外回来的他。

其他方面可能比不上别人,但是他知道英吉利最擅长的就是政.治,他攀得越高就越容易成为牺牲品,倒不如借机捞一笔然后移民海外。

那一头,戚沙展将叶景诚带进一间昏暗的暗房,原本一脸公事公办的面容马上变为迎合对方。 说道:“叶生,真的要动手?”戚沙展不明白叶景诚为什么要玩这一出苦肉计,其实这件事叶景诚要脱身不难,只要他刚才在外面闹起来,一次吸引一些大私r的注意。

到时候有大私r从旁监督。 姓罗的也搞不了什么花样,等到叶景诚的律师到位,倒打一耙就什么问题都解决。

戚沙展不是不知道这只是权宜之计,因为这个幕后的人,可以搞叶景诚一次,就绝对会有第二次。

但是以叶景诚如今的手段,有可能一次过解决这件事吗?尽管他接下来将会收了叶景诚汇出的一笔钱,不过这件事也仅限于看钱份上。 他虽然看罗大卫不顺眼,但是对叶景诚的印象可以说是同出一辙,都认为叶景诚只是一只任人宰割的肥羊。

“叫你打就打,怎么伤就怎么打。 ”当然,叶景诚不是要对方下狠手。

而是以戚沙展这么多年经验,什么伤看起来严重,事实上又只是皮外伤,戚沙展要制造这些伤口相信不难。

“好,那叶生你忍着点痛。

”只是戚沙展没想到,叶景诚真的一声都不吭。 那感觉就像是打在别人身上,虽然他不是真打,弹药要伤口看起来自然,也要有个五六分力道才行,何况叶景诚还是如此‘遍体鳞伤’。

交代接下来的时候,叶景诚双就被铐在椅子上。

戚沙展一个人走出来,:“罗私r,姓叶的嘴很硬,什么都不肯说。

”末了他还摩挲了一下拳头,看似喃喃的说道:“打到我手都疼了,真是硬骨头。 ”顿时让罗大卫一阵沉吟,他就是要想办法入叶景诚的罪,罪名不一定是要他贩卖毒.品,就算是吸食或者有其他用途,总而言之就要先让叶景诚承认这包粉是他的。 “罗私r,有个姓毕的大状来找叶景诚,听说来头还不小。

”阿超匆忙的跑了进来,动作就像一只猴子一样。 “我管他什么来头,叫他在一边呆着。

这里是我的地头,没我批准什么时候轮到他说话?”罗大卫气冲冲说道。 “但是…我看到他直接走去大私r的办公室,如果给大私r知道我们问都没问几句就用刑,会不会不是太好?”阿超十分懂得察言观色,他的本意是想擦罗大卫的鞋。

但是凡事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用他来背黑锅。 “先带他出来。 ”罗大卫不是担心用刑有什么影响,这种现象在各个部门还是很常见的,上面的领导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