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双宝慕少凌阮白》大结局在线试读 第3章 双宝出生
当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2

《一胎双宝慕少凌阮白》大结局在线试读 第3章 双宝出生

《一胎双宝慕少凌阮白》大结局在线试读第3章双宝出生主角叫慕少凌阮白的书名叫《一胎双宝慕少凌阮白》,本小说的作者是堆堆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阮美美今年二十岁,初二开始不知跟谁学会的逃学。

抽烟,喝酒,夜不归宿,这些都是阮美美头上的“特别”标签。

对于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阮白没有一丝好感!阮利康不是一个富豪,毕生积蓄总共六十万整,为了这个后...推荐指数:《一胎双宝慕少凌阮白》第3章双宝出生免费试读阮美美今年二十岁,初二开始不知跟谁学会的逃学。 抽烟,喝酒,夜不归宿,这些都是阮美美头上的“特别”标签。

对于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阮白没有一丝好感!阮利康不是一个富豪,毕生积蓄总共六十万整,为了这个后组成的家庭,他每天奔波,劳累工作,直到病倒,肝出问题。

甚至被医生宣布就快死了,他都坚决不拿出那六十万存款治病。

两个月前,阮利康明确表达自己放弃治疗。

病人一心求死,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包括医生,以及亲生女儿。

阮利康更是声泪俱下的强迫女儿听完他的遗言,说:“小白,爸这一辈子没什么本事,就给你存了这六十万,爸死以后,别太伤心,料理完后事你就拿钱去国外读书!未来的路,好好走!别像你妈一样贪婪,也别像爸这样混吃等死没出息!你若能听话,爸就是立刻死,也能瞑目了!”现在想起这些,阮白都还是眼眶泛红。 深知老爸就算死,也要保住给她读书的六十万,她才不得不偷偷的出卖身体,换来一笔钱,还有与老爸匹配的肝源。

站在病房外,她看到老爸后妈恩恩爱爱的模样,并不开心,反而是前所未有的堵心。

最终,阮白没有进去。 下楼后,阮白恰巧碰到了阮美美。

“这不是我们家的乖乖女小白嘛?”阮美美用夹着女士香烟的那只手推了阮白一把,下手很轻,然后朝阮白吐了一口烟雾,上下打量了一番阮白的身体,啧了一声:“十八岁,发育的还不错,你爸都快病死了,没钱治,你要不要考虑出去卖几次给你爸续命?”阮白定定的看着面前这位恶心人的姐姐,面无表情,像是被逼到了不发泄就会憋死的地步,一字一句的砸回去:“你的建议非常棒,就像放屁一样。 ”阮美美眸子一瞪,瞬间被阮白这个态度给激怒了!“死丫头,敢回嘴了?!”阮白黯然的走出去。

阮美美气得手抖,转过身来挺着脖子又骂,“装什么纯洁!我倒要看看你究竟什么时候现原形!你爸都说,你妈就是个万人骑的浪货!所以我建议你快去找个靠谱的医院验验,我真担心你是一百个男人的基因杂交出来的小贱种!”……阮白怀孕7个月的时候。 她清晰的感觉到肚子里的生命变得鲜活了,会踢她,这种感觉前所未有,幸福。 后来,她会想象宝宝出生后的样子。 男宝宝,还是女宝宝?肚子这么大,是否营养过剩了?自从上次去医院听到老爸答应让阮美美也一起出国留学,阮白就很少再去医院了。

不是不爱老爸了,而是肚子变得更大,怕去得多被老爸看出肚子的问题。

即使有宽大的羽绒服打掩护。

而且,李慧珍时刻都守在病床边,不知道是真的在守护丈夫的健康,还是,在替阮美美守那六十万存款。

但愿是前者,阮白头疼的想。

……又过了些日子,阮白得知老爸忙起了工作,加班,出差,从不停歇。 阮白生气,无奈,一次次在电话里跟老爸沟通,却都无果。 新年过后。 到了预产期。

私人医院的顶级产房里,几位女医生全天照顾,检查,无微不至,不敢有丝毫的疏忽。

阮白从不去在意这个孩子的爸爸究竟是什么身份,但这些人偶尔会在她的面前不避讳的谈话,虽然没说姓名,但阮白能确定,宝宝爸爸的身份,恐怕不是一个普通商人那么简单。 阮白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身体情况,随后听到医生讨论的结果。 要剖腹产。 接着,她被推进手术室。 过程里她没有感觉到疼痛,也许麻药过去会很疼。

孩子在她体内差不多9个月,现在突然被取出去!要分开了!骨肉分离,这种感觉,很疼。

尖锐的疼。

眼泪不知不觉流淌过鼻梁,到脸颊上。 这一切的一切,从最开始就是公式化的公平交易,不是吗?可为何,心脏还是这么疼痛!邓芳全程注意着阮白的情绪,看着她哭,看着她无助。

最后,阮白被推出去的时候,邓芳按照命令执行,对她说:“你才19岁,这件事,终究只能是你心中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孩子,希望你尽快走出来,祝你余生幸福。

”这是安慰的话,但却残忍。 “能告诉我,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吗……”阮白虚弱的问道。

“是女宝宝,很健康。 ”邓芳按照慕老爷子的指示,为避免将来有麻烦找上门来,只能撒谎欺骗阮白。 其实,她生下的是双胞胎,一个健康的男宝宝,还有一个健康的女宝宝。

阮白闭上了眼睛,脸色苍白,又累又困。 女儿。

这个世上,从此有了一个新的生命,是她的女儿。

……阮白只在医院住了十天。

她受不了每天都在医院里发呆的生活,受不了思绪只停留在女儿这个问题上的痛苦。

交易,可悲的交易。

出院以后,阮白回到了出租屋。 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联系老爸。 阮利康的手机,却是李慧珍接的:“小白啊你爸在忙,有事?”阮白楞了一下,找老爸一次,竟然也变得这么艰难。 “我爸什么时候忙完?”她问。

“这个说不准,你爸为了能让你出国可是劳心劳力,等他忙完了我让他给你回电话?”李慧珍说道。

“我等我爸的电话。 ”阮白低头按了挂断键。 其实她知道,李慧珍不会转达的。 如今这个世上,她的亲人,还活着的,一只手数的过来。 老爸去了另外一个城市,为这个奇葩的家庭奔波劳碌。

初生婴儿女儿,可能在这个城市,也可能在其他城市,这个宝宝,从出生起就只属于交易背后的那个男人。 至于老妈,这个人仿佛从始至终都不存在。 阮白不知道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人在哪里,生活的怎么样,有没有一刻想念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