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英汉字幕翻译中的语意与语势 传统节日简单由来
当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2

关于英汉字幕翻译中的语意与语势 传统节日简单由来

英汉字幕翻译中的语意与语势,有时也会出现语义与语势完全一致,或者零语义与零语势现象,这时译者则应采取直译或者删译的策略。 一、引言根据英国语言学家GLeech的语义学理论,言语的语义是指其字面上的逻辑意义(logicalmeaning),亦被称之为理性意义(rationalmeaning)。 语势则是指在特定的语境中,说话人言语的言外之意。 所谓言外之意也就是Leech所说的情景条件描写意义,即语境意义。 [1]美国意象派诗人EzraPound曾提出,语势(energyinlanguage)是指语言之势,语词之势。

Pound强调语言是有其自身生命力的,是可以应势而变的,强调释放蕴含在语言中的势。 因此,语势在于变化,在于创新,在于在言语之间建立新的联系。 这样的创新可以赋予语言应有的势。 一般情况下,语言交际中的语义与语势是一致的。 但是在某些特定的语境中,语义与语势也会出现不一致的现象。 于是,在进行字幕翻译时,要让观众了解影视作品的本意,就必须区别语义与语势,只有在准确的把握两者之间的关系才能准备表达出原文的真正含义。 二、语义与语势的不一致在影片中人物的对话交流中,语义与语势并非都是一致的。

译者在翻译过程中,要准确地把握语义与语势之间的关系。 根据上下语境正确判断出谁重谁轻,准确地传达原文的真实言语含义与人物思想。

美剧《老友记》的第一季的第一集中的一个经典的对话。

Ross在发现自己的妻子是同性恋后,心情低落,郁郁寡欢。

大家都在中央公园的咖啡馆聊天,当Ross出现时,他无精打采、有气无力地向大家说了句,hello...。

一向幽默的Joey对他这种沮丧的情绪讽刺地说:Ihearthisguysayshello,Iwannakillmyself!译文1:Ross:大家好...Joey:我听到这个人说大家好,我想自杀。

译文2:Ross:哈啰...Joey:听见这家伙说哈啰,让我痛不欲生。 发现自己妻子是同性恋的Ross,当然是郁闷不已,苦不堪言。

译文1中想自杀仅是字面上的逻辑意义,与原文的wannakillmyself是完全对应的。 这样的翻译固然可以接受,却没能将其中所蕴含的语言的能量释放出来。 而译文2中的痛不欲生则比想自杀要更加生动。 Ross向大家说hello时也正是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

正是这样一幅表情与那句有气无力的哈啰让Joey不寒而栗。 译文2既保持了基本的语义,又将话语中的语势体现出来,表达更加贴切。 在美剧《美女上错身》中,Teri的弟弟面临着被逐出国境的危险,Jane为了鼓励Teri的母亲说出Teri弟弟的真实身份,曾这样说道,DoyouknowwhatIloveaboutyourdaughterShespeaksup,andsheisnotafraidofanything.译文1:知道我为何欣赏你女儿吗她仗义执言,她无所畏惧。

译文2:知道我喜欢你女儿什么吗她有话就说,什么都不怕。

译文1的两个四字短语将原文的语势凸显得淋漓尽致。 作为律师的Jane,一直以来也将仗义执言,无所畏惧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

她当然也非常欣赏自己秘书身上的这种个性与气质。 如果译者译成了她有话就说,什么都不怕,则会显得过于平淡,虽然没有出现任何翻译失误,亦完整地将语义表达,但原语中的所蕴含的赞美之意却完全没有表现出来。 可见,语义的表达是字幕翻译的第一步,语势的释放则是另一层境界。

又如在《绝望主妇》中,Susan因为肾功能衰竭在治疗的过程中认识了另一位同病相怜的患者Barrows。 然而Susan要比他幸运得多,她获得了新的肾脏,远离了病痛,而他却病情恶化,日日遭受病痛的折磨。

他却依然乐观,并没有抱怨命运的不公,与Susan的言谈中,他还这样幽默的说道,Ah,(脊椎抽液)是让任何人都毛骨悚然的一项治疗过程,他却那么淡然,甚至还把它当做是一种特殊的运气好的人才能享受的待遇。

再如《老友记》中下面这段,Rachel:Ohmygod!HowlonghasshebeencryingMonica::Wellalright,lookslikeyouguyshavegotitundercontrol,一直哭个不停,所有人都拿她没有办法,失去了耐心。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Phoebe则准备逃之夭夭。

Monica凶狠狠地给了她一个责备的眼神。 Phoebe只有老实地留下来陪大家一起享受这misery(痛苦)这里的miseryreallydoeslovecompany有两种译文,一个是痛苦真的需要同伴啊!,另一个是真的要患难与共啊!结合语境,我们可以看到前者只是对原语字面意思的翻译,没有体现出应有的语势。 虽然不会让观众产生误解,但也并不符合汉语的习惯表达;后者的患难与共在语义与语势上则达成了一致,是以创新取势,打破原语言的结构释放语势,做到了译文既忠实又传神的翻译效果。

在《老友记》中有这样一幕,Monica抱怨她与Chandler的周年纪念日,她给Chandler送了一块价值五百美元的手表,而Chandler却写了一首说唱歌曲送给她。

Monica:Oh,well,:SeriouslyChandler:Word!Ross以为Monica在开玩笑,问Chandler情况是否属实。 Chandler表示肯定。 根据上下语境以及Chandler的人物个性,他并没有因为Monica的这样爆料他而感到非常羞愧,而是很镇定很淡然的说出了Word!在这里word是blackslang,意思是agreed,yes,yougotit,thatstrue.如果仅仅是翻译成是的/没错那就缺少了Chandler那份镇定淡然的语势。 笔者认为如果译成千真万确!效果更佳。

三、语义与语势的一致并非所有的言语都暗含言外之意,有些台词的语义与语势是一致的,只需将其基本语义翻译出来,就能够表达出原文的真正含义。 《老友记》中有这样一个片段,Ross与Charlie交往不久,他得知Charlie的前任男友要么是诺贝尔奖获得者(NobelPrizewinner),要么是天才奖学金得主(GeniusScholarshipwinner),他感到非常沮丧。

当Ross被问道约会情况怎么样时,他这样回答:Rachel:HowisitgoingwithCharlieRoss:Ohgreat!AfterIfinishmywine,Imgoingtoblowmyaverage-sizedbrainsout.与Charlie的前任相比,显然Ross感到自愧不如,他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法跟Charlie的前任去比。 于是他想blowtheaverage-sizedbrainsout(他想喝完这杯酒就毙了自己的这颗平庸的脑袋。 )这句话的翻译,只需要把基本的语义译出来就可以达到应有的效果,它并没有更深的言外之意,所以不需要再费神去挖掘它的语势。 因为按照语义的翻译就已经可以表达出原语的语势。

四、零语义与零语势现象当遇到引入语,如guesswhat,youknow,yousee,youknowwhat,Imean,well,这类没有承载任何实际语义,更不蕴含任何语势的词语时,它们的出现只是在功能上起到一定作用。 作为话语标记语黏附于句子上,使说话者的话语表达更加连贯,译者可以省去不译。

五、结语影视作品是各个民族和国家之间文化交流的桥梁。

英汉字幕翻译中的语意与语势,随着中外影视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字幕翻译受到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的关注。 笔者根据具体实例,对影视字幕翻译中的语义与语势的一致性与不一致性进行了探讨,以期有助于影视字幕翻译活动的更好进行,提高字幕翻译的质量,更好的传递影视作品的魅力,促进不同民族的文化交流和融合。 相关推荐:语言帝国主义视域下的翻译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