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官渡之战双方得与失 感情用事的句子
当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8

浅论官渡之战双方得与失 感情用事的句子

  《中牟县志》这样记载:献帝建安五年(200年),在中牟官渡(在今县城东北3公里的官渡桥村附近),以弱胜强,打败,共击杀袁军8万多人,史称官渡之战。 官渡之战,是东汉末年三大战役之一,也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四大以弱胜强的战役之一。

  一、官渡之战的起因  建安元年,曹操把挟持到许县,形成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局面,取得政治上的优势。   建安二年(197年)春,在寿春(今安徽寿县)称帝。

曹操即以奉天子以令不臣为名,进讨袁术并将其消灭。 接着又消灭了,利用张杨部内讧取得河内郡。 从此曹操势力西达关中,东到兖、豫、徐州,控制了黄河以南,淮、汉以北大部地区,从而与袁绍形成沿黄河下游南北对峙的局面。 袁绍的兵力在当时远远胜过曹操,自然不甘屈居于曹操之下,他决心同曹操一决雌雄。   建安三年(198年),袁绍击败,占有青、幽、冀、并四州之地。

  建安四年(199年)六月,袁绍挑选精兵10万,战马万匹,企图南下进攻许都,官渡之战的序幕由此拉开。   建安五年正月,双方在官渡(今中牟县官渡桥村)一带展开了长达八九个月的大会战。 结果,曹操以区区不到两万人的疲惫之师力克袁绍十万大军,乘胜席卷,将清河朔,将北方之地尽收囊中,完成了地区统一。 此战奠定了曹操统一中国北方的基础。

  二、袁绍的得失  1、不懂因时乘势,错失良机  在权术设计中,应当充分考虑社会、政治、经济、人文等诸多环境因素,也只有这样,权术才能得到真正的实施。

好比百姓深受洪涝之苦,政府乘机启动水利项目,民众自然不会反对。

这就叫因时乘势。

袁绍的败因,正始于不懂得这一点。

  官渡之战前,曹操兵发徐州攻,田丰建议袁绍偷袭许昌(举军而袭其后),这无疑是个非常正确的策略,但袁绍以儿子生病为由加以拒绝。 等曹操回师,奇袭许都的时机已失,袁绍却开始兴师动众讨伐曹操了。

田丰通过分析双方兵力部署优劣,认为曹军粮食不足,建议用持久战跟曹操拼消耗,袁绍又不予采纳,还把田丰关了起来。   在《隆中对》里曾提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

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

这个评价太客气了。 诸葛所谓的人谋,当指战略、智慧而言。

袁绍手下不缺智囊,许攸、郭图、审配、逢纪、田丰、沮授等,都是有名的智士。

领导不懂变通,一意孤行,跟神经病似的,可是谋士再多又有何用焉有不败的道理  2、轻忽作用目标,输于沟通  权术的作用目标是人,正确的沟通方式是第一位的。

  当袁绍南下,曹操曾聚集文武商议对策,和之间的一段论辩特别引人注目。   孔融:袁绍势大,不可与战,只可与和。   荀彧曰:袁绍无用之人,何必议和  孔融:袁绍士广民强。

其部下如许攸、郭图、审配、逢纪皆智谋之士;田丰、沮授皆忠臣也……何谓绍为无用之人乎  荀彧笑曰:……田丰刚而犯上,许攸贪而不智,审配专而无谋,逢纪果而无用:此数人者,势不相容,必生内变……纵有百万,何足道哉!孔融默然。

  荀彧原来就是从袁绍阵营投奔过来的,对袁营的情况最了解。

其后袁绍阵营发生的一连串内讧,果然验证了他的判断:田丰在大战前因直言忠谏被下狱,最终受逢纪谗言而死;审配在军情紧急之际,将许攸子侄收捕下狱,逼许攸临阵叛逃曹营;郭图用谗言逼走了袁绍手下大将与高览。   实际上,战事相持到十月,曹营已经绝粮,必须向后方的许昌紧急求援。 但许攸一反叛,向曹操献计火烧乌巢,整个战局随之翻盘,急转直下。

这是官渡之战胜败的关键所在。   袁绍的军事失败,显然是权术的作用目标出错了,人事上出了问题。 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性格、喜好、弱点、工作作风等都不尽相同,区别是天上地下的。

  因而从组织运作的观点来看,作为领导人在权术的设计使用过程中,应当考虑到每个作用目标的特征和特点,采取合适的沟通方式加以团结捆绑,才能使团队运作不至于失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