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变故海贼之本子画师最新章节
当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9

第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变故海贼之本子画师最新章节

海军少佐,在这么一艘普普通通的海军舰船上已是份量相当的重要人物,要知道就算是本舰的舰长,也才不过是一个海军中佐而已。

然而就是这样近乎于本舰二号人物的存在,转眼之间就被一刀捅死了,而身为始作俑者的应无欢,此刻却旁若无人地站在这里,浑然没把周围这密密麻麻的枪口放在心上。 直至应无欢扔出一本其貌不扬的证件,如临大敌的一众海军顿时就松了一口气,不过秦道二人看了之后却一脸惊讶,其上面显示出来的头衔,赫然竟是海军本部特别检察官!这才开服多久啊,居然就有人混到这种级别了?不过一想到这家伙之前的所作所为,貌似他干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奇怪,连乌索普都说杀就杀了,弄一张特别检察官的证件很奇怪吗?只是,即便是货真价实的海军本部特别检察官,也无权随随便便就这么干掉一个海军少佐吧!“勾结海贼,证据确凿,我在动手之前已经请示过本部,你们可以验证一下。 ”应无欢完全是有恃无恐。

舰长对此将信将疑,果断用电话虫联系海军本部,而结果居然真如这家伙所说,他这一次杀人居然还真得到了本部首肯,最令人意外的是,代为回话的并不是检察官高层,而赫然是大将赤犬的第一副官!这家伙居然已经跟赤犬搭上线了么?秦道和伪娘童鞋不由面面相觑,这么一想倒是可以解释了,不过,赤犬那种人物有这么好说话吗……回想起之前被赤犬秒杀的那一幕,饶是秦道二人有着不俗的心理承受能力,都不禁心头一凛,虽然玩家是不怕死,可任谁莫名其妙被原著人物这么怼一回,也不可能轻易咽下这口恶气。 一众海军很快散去,应无欢却没有走开,反而对着秦道二人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两位好像对赤犬很有看法,想杀吗?我可以帮忙。

”“这算是结盟邀请么?不过这么快就出卖自己刚抱到的大腿,不太合适吧?”秦道不动声色地反问道。 “盟友本来就是用来卖的,不是吗?”应无欢笑得十分诚恳。

“……”秦道和伪娘童鞋相视一眼,跟这种人打交道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既然盟友就是用来卖的,那还结个屁盟啊!且不说这种草率的结盟有没有可行性,就算真有,这事儿恐怕也是一个大概率陷阱,说不定刚一答应,对方转头就把自己二人卖给赤犬了。 何况,依着这家伙动辄提刀杀人的危险表现,彼此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看来是信不过我呢。 ”应无欢有些遗憾地耸了耸肩,不过并没有就此放弃:“没关系,你们大可以慢慢考虑,我可以先送个小道消息给两位,以表诚意。

”“什么?”秦道二人相视一眼。 “两位是想去参加泽法特训营吧,理论上这船会直接把你们送到基地,只可惜现在看来,想要安安稳稳地坐船到那里已经是一个奢望了。

”应无欢微微一顿,笑眯眯道:“因为这艘船很快就要沉了呢。

”话音未落,脚下军舰毫无征兆地蓦然一顿,紧接着便传来海军惊恐的声音:“敌袭!敌袭!底舱被凿出了一个大洞!”与此同时,底下似乎被某个庞然大物猛撞了一下,整艘军舰顿时陷入了混乱。 毕竟这些海军跟久经考验的本部海军有着天壤之别,虽然勉强也算得上是训练有素,可那只是相对普通海贼而言,一旦遇上真正的强敌,这些普普通通的海军士兵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尤其是在面临着沉船威胁的情况下,搞不好就是全军覆没啊!若敌人明刀明枪地跳出来正面硬拼倒还罢了,关键海面上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敌人的踪迹,连一艘最起码的海贼船都没有,摆在众人面前的,只有接连不断的猛撞和疯狂凿出的破洞,一艘好好的军舰眨眼之间就要被活生生肢解,一干海军愣是连拼死一搏的机会都没有,这让人情何以堪?“你搞的鬼?”秦道不由看向应无欢。

“我不是说了么,刚刚被杀的这个少佐勾结海贼,说起来,这家伙好像有鱼人的血统,对人类一直深藏恨意呢。

”应无欢耸肩道。 看起来他丝毫不担心这艘军舰会被弄沉,虽然大海充满了危险,可对于有实力的强者而言,所谓的危险也就是那么回事儿,当然,恶魔果实能力者除外。 “鱼人?”秦道二人一愣,紧接着便反应过来,在这东海确实盘踞着一个实力不俗的鱼人团伙,可可亚西村的恶龙海贼团!这么一想顿时就明白了,难怪周围没有海贼船的踪迹,以这帮鱼人的能力真要发动突袭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海贼船,而且他们的攻击方式也根本不需要像普通海贼团那样正面硬碰,只要潜在水面以下将船凿沉,再强的能力者落入海中也就是一条死狗而已。

毫不夸张地说,恶龙一伙在大海上根本就是作弊的存在,虽然在原著剧情中跟百计克洛一样败于草帽团之手,但如果交战地点不是在岛上而是在海中的话,草帽一伙恐怕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么,有缘再见了。 ”应无欢笑眯眯地说了一句,而后趁着军舰尚未解体的最后一刻,竟是纵身主动跳进了海中,从此消失无踪。 明知道水下就是恶龙一伙,居然还敢主动跳下去,这家伙的胆魄着实令人心惊。 至于剩下的秦道二人则有些茫然了,秦道吃了绘画果实,一旦落水那下场自不用说,伪娘童鞋虽然没这个弱点,但真要到那一步,他也不可能在海中敌过恶龙一伙,最后还是得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几乎就是一个死局。 “得亏我单身多年,要不然还真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琴道老师转眼之间居然就已画出了一只巨雕,虽然完成度算不上高,但飞起来已是毫无问题。

然而,就在这只巨雕抓着二人腾空而起的同时,底下海浪中蓦然冲出一道狰狞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