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公夸火车周记作文
当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6-09

三叔公夸火车周记作文

三叔公前个月专程来参加堂弟的结婚酒宴,但在半路就遇上那么一件事。

本文向您介绍有关《三叔公夸火车》的内容那天上午,他帮家里晒好竹凉席坯子,才顺搭村里人到县城融安进货的“农用”车,打算坐快巴到柳州。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车在半路抛锚,他换乘过路车急忙赶到车站,还是晚到了。 进城心切的三叔公挤上即将开的普巴。

一路听着音乐,三叔公沉浸在自得其乐的惬意中。

车上睡得很舒服的三叔公,忽听到“有人夹你的钱包了。 ”“给老子滚下车去!不然对你不客气。

”他睁开惺松眼睛,只见一位军人,拧住一个手上夹住他钱包的年轻仔。 在一车旅客的声讨中,扒手耷拉着脑袋待大巴刚停稳便迫不及待窜出车门。 三叔公虽然好感激那位素不相识的兵哥和同车的旅客,但心里却在骂咧咧的:老子到柳州赶酒(方言即:喝酒意思)过回坐车瘾,哟喂,真是花钱买罪受!路上他再也不敢打迷糊,把钱包稳稳地藏好,外加双手压在上面,到了柳州车站见我和堂弟时,一路紧张的神情才松弛下来。 五月天正是活路最忙的季节,尽管新婚夫妇再三挽留,但三叔公表示次日非回去不可。

正好我因工出差回融安,当听到与我同路并坐中午的既高又宽的双层城际旅客列车回程,他高兴得连声说上几个“好”。

他说得马上去买票,三叔公讲现在荷包里不差钱啰,自己也想去看看车站。 我知道三叔公的脾气,他定了的事谁也拦不住。 早餐后不到一小时三叔公乐呵呵回来了,车票买到的还是上层的哦。 他兴高采烈说,原以为没有两个钟是买不到票的,想不到这么快,现在买票大厅十几个窗口都是开着的,墙上那闪闪灯还不停地把开到哪里的车还有多少张票讲得清清楚楚(即电子售票显示屏幕),尽管要排队但秩序非常的好,到了窗口递上钱,卖票的妹仔态度又好,一按那个机器就哗哗吐出票来,一下子,票就到手了,方便得不得了,不像以前难坐火车,更难买车票。 在三叔公的催促下,我们提前40分钟来到候车大厅。

看着宽敞舒适的候车室,他给我讲起一次来柳州,坐火车回家的遭遇。 原来三叔公在二十多年前专程来柳州办事,急着当日得赶回去。

三叔公办完事,听别人说黄昏时分有趟开往融安方向的客车,心中窃喜何不过回火车瘾。

他大步流星汗淋淋赶到柳州车站售票大厅。

哪知,大厅里“Z”字型队伍延伸到门口走道。 情急之下,三叔公试探性往队伍里插个“尖子”。 “莫要插队啵。 ”“他不到后边站去,就拉他出来!”后面队伍传来的警告,让他气不敢出,再也不敢往队伍里挪动半步。 一小时后,三叔公好不容易排到了售票窗口,可是售票员说,无座的车票也没有了。 急中生智的三叔公打通了曾在我们老家插队现在铁路派出所工作的小覃电话,多亏他的帮忙,在开车前总算把心急如焚的三叔公送上了车,但一直站到了融安……从南宁开往融安的双层列车,正点在柳州站发车。 伴着列车传来阵阵欢快笛声,三叔公乐得像小孩似的,一会儿到列车上层远眺铁路风光;一会儿到列车下层向我问这问那——为什么火车的速度比前几年开得快得多了,为什么这么漂亮的火车开到融安,为什么……他向我倾诉了此行在来柳州时班车上的遭遇和上世纪坐火车票难买的亲身感受。 我对咧嘴憨笑的三叔公说,焦柳线自从2002年秋开始铁路设备病害大整治,把普通道碴换成了一级道碴,紧接着把P50钢轨更换成P60的无缝钢轨,以前列车运行时常听到“咣当”声音,现在也听不到了,因为线路设备得到充分改善,安全、舒适度得到提升,特别是经过全国铁路几次大提速,列车由原来时速60至70公里,现在跑到90至110多公里,三叔公你讲它快不快,爽不爽?还有那高速铁路就更不用说了……“高速铁路?啧,啧,铁路了不得了,跟着你坐火车见识长了不少。

”三叔公接过话题道,他洪亮的声音,手指比划着把车厢的旅客吸引住——有这个开到融安县城,再开回南宁的火车,给我们乡下人带来做生意、到大城里逛逛的方便,它卫生又安全。

买票那时我遇见邻居常跑柳州、南宁的阿贵,听他讲:在融安坐普通大巴,坐直通大巴到柳州得花70余块,现在坐这个火车往返柳州它的票价不就才是48块。

今天我坐这样的大火车就是安全、舒服!呵呵,这回让我们桂北山区的融安、融水人风光到顶了!柳州到融安全程136公里,1小时49分到达。 三叔公好像还未过足坐车瘾似的。

在座位上喝完那杯我给他倒上的开水,才向我透露他的秘密:他回到家后,要把今天坐火车的感受讲给村里的人听。

他还说,他已经有出远门的计划——准备在今年长假期间,组织村里人到省城南宁玩一回,要是南宁通了高铁,再组织他们坐一坐那个高速火车,到那海边兜兜风,洗一洗海水澡,看看铁路的发展,他还要我做他们的领队人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