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元海:日本人真那么爱吃鲸鱼?
当代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3

刘元海:日本人真那么爱吃鲸鱼?

随着17世纪江户时代的开启,发展迅速的城市和激增的城市人口催生了对鲸脂和鲸肉的巨大需求。 于是,在日本各地纷纷出现了以捕鲸为业的专业集团鲸组。 在长期的捕鲸活动中,各地的鲸组发展出一套颇具日本特色的围网式捕鲸法。

鲸组原本是从属于各地领主麾下的水军(也称船手),他们平时以渔业和水运业为生,战时则被领主征召充作水军。

所以,他们的捕鲸活动就犹如水战一样,是以军事组织方式进行的。

根据成书于江户中期的捕鲸志书《西海鲸鲵志》记载,捕鲸时,在鲸组首领(日语称为旦那)的统一指挥下,根据负责瞭望鲸汛的瞭望哨山见番传来的情报,先以拖曳着巨大围网的网船队将鲸围在当中,然后再派出专门负责捕猎的突组用锋利的铁铦杀死猎物。

到18世纪中叶,鲸组发展到了最高峰,平均拥有各类船只二三十艘,使用的围网最大的能有27米之长,人员最多的可以达到八九百人。 当时日本全国有名号的鲸组不下几十个,其中和歌山藩熊野下地浦的鲸组作为围网式捕鲸法发源地尤为出名。 而这个鲸组的后人就是那部美国纪录片《海豚湾》中的下地湾渔民们。 必须要指出的是,鲸组的经营并不是完全独立的商业活动,事实上它们的生产和生活都直接受到各自所在的藩国的掌控。

基本上,各藩以免除劳役和年贡作为交换,让鲸组无偿地替藩国捕鲸,而所获的收入几乎尽数收入了藩库之中。 此时,鲸在江户城中是一种受到官民上下广泛欢迎的高档消费品,而关东海域每年五百头的捕获量远远满足不了江户几十万人口的需求。

因此连远在九州的平户藩这样的小藩都不遗余力地扶持捕鲸事业,而这也成为藩库增加收入的绝佳手段。

在18世纪末,仅仅平户一藩的年捕鲸量就达到了230头。

由于燃烧时不会产生烟灰,鲸油在江户时代是一种十分高级的照明燃料。

至于鲸肉料理,则在短短的一个世纪中,发展出一套包括刺身、火锅和米饭料理在内的完整菜式。 在江户时代,人们主要食用鲸鱼最美味的四个部分,从外到里依次是黑皮、赤身、乌贼肠和芜骨。

所谓黑皮指的是鲸背脊上的深色表皮,赤身指鲸肉,乌贼肠指鲸的脾脏,芜骨指鲸头骨的骨髓。 当时的食用方法一般是做成刺身、油炸或者熬汤。 在江户城,每年的12月13日也被称为是食鲸的日子,这一天城中的富贵人家会在打扫完自家宅邸之后食用鲸肉熬制的味噌汤以资庆贺。 鲸在江户时代是不折不扣的高档食品,所以对于普通庶民而言,鲸肉是一种类似于熊胆、人参和鹿茸一类的高档滋补品。

这样的食鲸风俗在19世纪初的文化和文政年间达到了巅峰。 在江户时代,捕猎、加工和销售鲸脂、鲸肉自然有一整套的经营和物流网络。 鲸组捕获的鲸被运上岸后,会有专门的鲸纳屋(鲸的批发商)来完成肢解和榨油工作。

鲸身上可食用的部分和作为原料的部分则被分别转售给饭店和其他商家。 在18、19世纪的江户城内,专营鲸料理、鲸脂以及鲸骨制品的店铺不下百间。 总而言之,那时日本人对鲸可以说是做到了物尽其用,分毫都不舍得浪费。

而靠鲸发财的这些个商家店铺也就荣膺了益富家(意即越来越富)的美誉。

上世纪30年代的世界第二大捕鲸船图南丸叩开日本国门的西方捕鲸船队19世纪日本的传统鲸组捕鲸业达到了它的最高峰,其一年的捕获量不到2000头,仅仅日本沿海所捕获的鲸类已经足够满足日本人的需要了。 不仅如此,这一点捕获量也足够保证鲸类资源的可持续性。 然而,进入19世纪后,来自欧美各国的现代化捕鲸船打破了日本人独享这份大海馈赠的美梦。

欧洲的捕鲸业兴起于15世纪左右的比斯开湾,当时随着欧洲大陆从黑死病的打击中逐渐恢复,日益增多的城市人口对鲸脂的需求激发了西班牙西北部巴斯克渔夫们的捕鲸热情。 他们在茫茫大海中追寻着鲸群的踪迹,从比斯开湾出发一直向北大西洋腹地进发。 在巴斯克捕鲸船的带动下,英国、法国、荷兰的渔民也纷纷加入了远洋捕鲸的行列。

在17、18世纪,这些国家的捕鲸船几乎遍布了整个北大西洋,更向北越过施比茨·卑尔根群岛深入到了北冰洋。 与日本的小型捕鲸船迥异,西欧各国的捕鲸船更像是一座集捕捞与加工为一体的海上加工厂。 由于欧洲人对鲸肉缺乏兴趣,这些捕鲸船只将鲸脂榨油带回即可,而鲸肉和内脏、骨骼等则被丢回了大海。

另一方面,与日本鲸组低下的封建附庸地位不同,欧洲的捕鲸业由商业资本来组织经营,早在16世纪晚期,就出现了像英国莫斯科公司这样的专营捕鲸企业了。

于是,在商业资本追逐利润动力的驱使下,西欧各国捕鲸船的捕鲸数量和活动范围都以日本无法企及的速度扩张着。

到了18世纪,各国捕鲸船队的航线及其后勤基地(通称捕鲸站)交织而成的网络已经覆盖了南北大西洋的大多数海域。

然而,大西洋的鲸类资源也以惊人的速度在不到两个世纪的时间里消耗了大半。 随着18世纪晚期工业革命的兴起,欧洲新兴工业国对制造肥皂和润滑油的优质原料鲸脂的渴求日甚一日。 为了寻找新的鲸群,西欧国家以及美国的捕鲸船队驶入了更为广阔的太平洋水域,甚至在日本沿海出没。

如果说在19世纪叩开中国国门的是贩运鸦片的飞剪船的话,那么叩开日本国门的便是这一支支捕鲸船队了。 从19世纪初开始,欧洲各国和美国的捕鲸船便不时出没在日本近海,并时不时地登陆寻找淡水和食物。 这些外国捕鲸船不仅给日本的国防造成了压力,还抢夺了日本近海的鲸类资源。 其中,尤以美国的捕鲸船队对日本捕鲸业的刺激最大。 1858年,美国根据与日本之间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安政日美友好通商条约》,取得了在日本设立捕鲸站的权力。 于是,到19世纪下半叶,长期活动在日本近海的美国捕鲸船达到了500多艘。 这些平均排水量达到400多吨的海上工厂不费吹灰之力就压垮了日本的传统捕鲸业。

并且,随着1870年代以后蒸汽动力捕鲸船和挪威斯文式捕鲸炮的投入使用,使得美国人的捕鲸能力又前进了一大步。 美国人的滥捕,使得日本近海的鲸类资源迅速枯竭,这迫使日本的捕鲸船不得不驶入风高浪急的远海去寻找机会。 在1860-1870年代,日本各地鲸组船毁人亡的事故接连不断。 在1877年发生的著名大露脊鲸漂流事件中,有110名鲸组成员遇难。

在这样连续不断的打击下,日本延续了270多年的传统沿海捕鲸走到了历史尽头,鲸食的红火劲也一去不复返了。